呂梁新聞網首頁  > 文藝

家鄉的紅棗樹

□ 劉香芝

2019年12月22日 16:12:17 編輯:

“家鄉的那棵紅棗樹,伴著我曾經住過的老屋,有過多少童年的往事,記著我曾走過的路……”耳邊傳來任妙音的《紅棗樹》,讓我想起小時候住過的老屋,想起家鄉紅棗獨特的味道。兒時的記憶、青春的夢以及經年的風塵,紅棗樹始終是我的魂牽夢縈!

我的家鄉柳林縣三交鎮,是聞名天下的“中國紅棗第一鎮”,黃河從這里流經,方圓幾十里都是棗的故鄉,對于祖祖輩輩在這里勞作的家鄉人來說,這些跟杏兒大小的紅圪蛋蛋,就是他們生活的命根根。

棗樹在家鄉培育種植已有上千年的歷史,“一根竹竿舞出去,萬戽珠璣滾將來”,描述的就是家鄉紅棗漫山紅透、層林盡染的誘人景象;“皮薄肉厚、個大溜圓、脆個生生、甜個津津,輕輕一咬甜脆爽口滿嘴香”,講述的就是家鄉紅棗獨特的韻味。無論是在干旱的山梁,還是在肥沃的灘地,紅棗樹大都長勢良好,它們籠罩著道路、街巷,掩映著院落、門窗,站成棗鄉村落靚麗的風景線!

我是吃著家鄉紅棗長大的,且不說大紅棗豐富了我童年的口袋,也不說“八月十五棗落竿兒”的歡快,由棗鄉走出去的人,無論她走到哪里,這骨子里都深深鐫刻著棗鄉的符號,血脈中恒久彌漫著紅棗的馨香,記憶里永遠閃耀著纏綿眷戀的紅棗情結。

對紅棗的記憶,緣于老屋院子里的兩棵棗樹。年幼的我,曾無數次的駐足于棗樹下,從棗花開的時候,我們就盼著結果,盼七月的流火染紅青綠的棗子,我和小伙伴們在棗樹林中嬉戲、打鬧、追逐,猶如快樂的燕子;我們唱著“四月十五棗開花,五月十五捻捻轉,六月十五青蛋蛋,七月十五紅圈圈,八月十五棗上桿”的民謠,靜候棗子的成熟。清明節到了,我們從家里找來麻繩,系在棗樹的粗枝上,便蕩起了自由的秋千,春風輕拂,枝條搖晃,身心飛翔,在銀鈴般的天真笑聲中,樂享童年美好的時光!

中秋節后,紅棗進入了成熟期,這對于孩子們來講是盼望已久的時候,因為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能吃到酸甜可口的紅棗,就是一種莫大的享受。記憶中,老屋院子里的紅棗,顏色深,個頭大,果肉甜,一個個晶瑩紅亮,小燈籠似的掛滿枝頭,掩映于綠綠的棗葉間,一看就讓人垂涎欲滴。每當這時候,大人們總會看管得很緊,因為小時候家里窮,棗子是用來換零用錢補貼家用的,我和弟弟常常偷偷地爬上樹,顧不上棗刺刺破雙手,慌里慌張把嘴巴口袋塞得滿滿的,然后逃之夭夭,有幾次還剮破了衣服,但比起口腹的享受、摘棗的快感,那也是滿滿的幸福與甜蜜!

深秋時節,大人們開始做打棗的準備,孩子們也躍躍欲試。打棗時節是大家庭團聚的最好日子,也是親朋好友一起品棗的盛大節日。大人的歡笑、孩子的嬉戲以及棗子噼里啪啦落地的聲音,匯成了一片歡樂的海洋。棗林中、大路旁、院落里,仿佛銀河降落,云霞鋪地,紅了窯院,紅了村落,紅了棗鄉!

棗兒打完了,棗鄉恢復了平靜,但紅棗的故事遠遠還沒有結束。紅棗經過棗農的巧手,被高粱、谷穗桿兒和細繩子編排串連,棗串、棗排、棗囤等紛紛亮相,或作為珍貴的禮物贈送給親朋好友,或懸掛在窯洞的門窗上,與窗花交相輝映,相得益彰,營造出紅彤彤、香噴噴的幸福光景!

記得我考上師范院校的那一年,家里經濟條件好起來一點,但紅棗依然是鄉親們賴以生存的錢袋,棗子豐收了,拿到集市上去賣,再換回自己的生活所需,紅棗依然是小山村一道亮麗的風采,是家鄉父老鄉親的經濟命脈。記得那年中秋節回家返校時,母親破例塞給我滿滿一大書包紅棗,讓我帶回學校吃?;氐綄W校,第一件事就是打開書包,用手一抖,任憑那棗子在床上歡蹦亂跳,緊接著就是舍友們一擁而上,不一會兒一大書包紅棗便在舍友們的一片歡笑聲里被共了產。此情此景,簡直比自己吃了棗子還甜蜜。多年后同學聚會,津津樂道于那段往事,記憶猶新。

春去秋來,歲月流轉,老屋院子里的棗子依舊年年紅,直到父母搬進了新蓋的房子,老屋院子里的棗子才被冷落了,成為鄰居孩子們嘴中的零食。每年中秋節回家,我大抵也只能在棗樹的空隙里尋找那些“殘羹剩飯”了。

其實,縣城街市上賣棗子的比比皆是,而我總覺得不及老屋院子里的棗好吃。工作勞累之余,細細品上幾口,或精心煮上一鍋紅棗粥,猶如在咀嚼生活,咀嚼那割舍不斷的親情與鄉情。

我曾經與弟弟劉繼興探討過棗樹的壽命,他說了句不知從哪里聽來的民諺:“千年的松柏問老槐,老槐還是棗樹管的媒?!睏棙涞膲勖L,驚到了我。弟弟知識量不亞于百科全書,記憶力也超群,科普知識更是信手拈來:“桃三杏四梨五年,棗樹當年就還錢”,意為紅棗掛果很快,對農民的回報最為及時。他還滔滔不絕地告訴我全國各地紅棗的品種:有山東的樂陵棗、沾化冬棗、寧陽大棗,河南的靈寶大棗、新鄭雞心棗,甘肅的臨澤小棗,河北的阜平婆棗、行唐大棗、滄州金絲小棗,陜西的清澗狗頭棗,新疆的阿克蘇棗、和田棗、若羌灰棗,以及我們山西的柳林木棗、太谷壺瓶棗、稷山板棗、交城駿棗等等。但品質最好的紅棗,還是我們家鄉的柳林木棗,而且柳林木棗中含有一種叫做環磷酸腺苷的化學物質,還可以預癌防癌。

近些年,由于紅棗價格偏低,人們逐漸放棄了對紅棗樹的種植與管理,但年復一年,紅棗樹依然還在,仍在一年一度地吐果。它們默默地守望者,奉獻著,像年邁的父母一樣,守望者遠方的孩子,守望著幸福與甜蜜!

我贊美紅棗樹,我歌唱紅棗樹,贊美它頑強不屈的精神,歌唱它對人類無私的饋贈。同時我也熱烈地期盼著,期盼著轟轟烈烈的“柳林紅棗文化節”過后,能真正把柳林的紅棗以及深厚的縣域文化推向全國全世界,為棗鄉人民開辟一條通往小康的陽光大道!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棗亦無語,頂風亦可香飄十里!

劉香芝,呂梁市作協會員,中學高級教師,山西省骨干教師,山西省語文學科帶頭人,呂梁市第三屆優秀人才,山西省十大教育博客博主。喜歡文字,愛好誦讀經典,堅持用溫暖文字書寫詩意人生!近年來,已在《散文選刊》、《呂梁文學》、《呂梁日報》等多家報刊雜志發表文章80余篇。

福彩快3玩法中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