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梁新聞網首頁  > 文藝

喊出疼的冬天(外二首)

□ 李 峰

2019年12月22日 16:12:17 編輯:

紙包裝是商品的外套。如果里面包的是

一瓶酒,會有紅高梁般的性情;如果

包了一盒點心,都有孝心的甜味。喝了里面的

酒、吃了里面的點心,變賣了紙包裝,或許能換一頂氈帽

冰箱的紙包裝,看見就讓人發冷,何況是冬日

在一個地攤上,零星地擺著幾瓶醬、醋、香油

攤位后面立著一個冰箱的紙包裝,不見攤主

一聲呼喚,紙包裝開了個紙門,里面走出一個衣著單薄的老漢

寒風里,老漢多想有一壺熱酒,多想吃一塊

點心,多想把他的醬、醋、香油也套上紙包裝

而包裝他的只是一個紙房子,更談不上一頂氈帽

我想,那個冰箱一定正在臉熱,壓縮機哭得沒有了人樣

老師

站在我對面的一排小竹林,那是我的

老師。走過時,能聽到教室里講課的聲音

每一段竹節,都是我升學的成績單。有幾片

黃葉落下,那是錯別字,而茂密常青的是我的詩

羅元貞教授送我一段詩句“未出土時先有節

到凌云處更虛心”。那是生長在我靈魂里的

一枝富貴竹,幾十年來,在“虛懷若谷”的教誨

中,與竹子為伴,與竹子同行,詩心如竹筍一樣

行走中,有那么多的老師給我留下一道一道的

填空題、辨別題、選擇題,而考場外面的

噪音比風大,形容丑陋。我必須獨立思考

獨立完成。在下課鈴響前,我多么渴望看到一片竹林、竹海

另眼

冬天

適合鉆進冷峻的地道,討論逃亡的話題

玻璃上的冰花、房檐下的冰凌,溶化

或碰落,如揭一次女人的蓋頭,入一次洞房

生長在大山里的樹,鑿在巖壁上的石刻

砍伐、風化后,都會輸的落花流水,而那

只是光年里的一次微笑,永恒僅僅是一次包裝

那么多的皇陵跪在一只小鏟下哀求,正宮貴妃

的佩飾,脫去莊嚴,不如坊間的一把長命鎖

光鮮?;F盧的烽火還在燃燒,一個小個子

頂天立地的豪言,被扒光了皮,寫進地攤上

一本勵志書里。風一吹,聽到的只是一聲嘆息

我看見一群螞蟻在拱著一只蝸牛的尸體,另一群

螞蟻在大壩上鉆洞。股票交易所里暈厥的人

與得了絕癥跳樓的人,臉色一樣蒼白。而

別墅中的女人把一只波斯貓抱在懷里時,農舍里

的婆姨正在為丈夫燙一壺小酒。時間都在同一個點兒

太陽下、月亮里,風中、雨中,都在行走

福彩快3玩法中多少钱 腾讯分分彩后二教学 存款最佳理财方式 甘肃快三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官网 大乐透怎样分析走势图 大发快三赢家vip网址 市场配置资源教案 欢乐生肖什么时候开始 智操盘 河北排列7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