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梁新聞網首頁  > 往事

回憶晉中戰役和孝義民工支前情況

□ 張兆云

2019年12月04日 09:03:53 編輯:

晉中戰役前

1947年汾孝戰役第一次解放孝義時,我沒有參加。當時我在隰縣九分區司令部當醫生。四、五月間我回家探親,看到孝義人民對閻錫山“兵農合一”暴政的反動統治,恨之入骨。唯有提起共產黨、八路軍來,則喜出望外,比親人還親。

同年九分區司令部在司令員黃忠學、政委賈長明的帶領下,返回到汾西縣前王底、暖泉頭一帶,將九分區的一、二支隊合編的洪趙支隊整編為呂梁軍區五十五團,由團長鐘聲善、政委張鳳飛帶領,經?;顒釉诜谖?、靈石和蒲縣之間。當時我在團衛生隊任醫生。

1948年春,為了配合臨汾戰役,我團在分區司令部的指揮下,又活動在汾西、霍縣、洪洞和趙城一帶,阻擊南下增援臨汾的閻軍六十六師。四、五月間臨汾解放后,我們團奉命從洪趙出發,進入太岳區,經過太岳山,來到晉中平遙縣的洪善村一帶。這時我團又整編為七旅廿團(歸呂梁軍區指揮)。為了引蛇出洞,誘敵深入,我們七旅的部隊(十九團、廿團、廿一團等),據說還有三旅的部隊,奉命從平遙縣洪善村一帶出發。浩浩蕩蕩的大隊人馬,每天從早六、七點鐘出發,到下午四、五點鐘宿營,我們團沿著介休邊山的瓦甕村、石河、窯子頭,繞過介休城,通過義棠,到了靈石的兩渡,又過了汾河西邊,經過馬家嶺,繞到孝義東、西大會、山草占、陽頭莊,我們團部駐在侯家嶺。次日我團又經過上、下智峪、梁家垣到達賈家莊一帶。因時隔剛一年,又經過半月多的行軍,好不容易我又二次回到孝義故鄉,心中格外高興。我們每到一村,孝義人民群眾非常熱情,忙著給我們騰房子、燒開水、做飯等,像招待親人一般。充分體現了孝義人民對部隊的無比熱愛和有力支援。在路經我村時,我還順便回家看了看父母親,在家只待了半小時,我就跟隨后尾部隊一起來到團部駐地賈家莊。

晉中戰役時

我們在賈家莊住了一夜,第二天正是“端午節”,我們團就在留義村一線,協同友鄰部隊與閻匪軍“閃擊兵團”接火,激戰一天一夜,至此晉中戰役揭開了序幕。

在我軍和敵人激戰的同時,孝義縣動員組織了大批民工擔架隊,支援前線作戰。當時我在前沿陣地急救傷員,看到當地人民群眾,給部隊前沿陣地送水、送飯,有的擔架隊冒著敵人的炮火,為部隊轉送傷員。當我們團轉移到白壁關西邊的一個高地阻擊敵人時,敵機又在我們陣地上空反復盤旋、俯沖和掃射,當時我團有20余名戰士受傷。在這空中有敵機掃射、地面有密集炮火的槍林彈雨中,孝義的民工擔架隊毫不畏懼,他們和我一起奮不顧身地跑上陣地,我一個一個地給傷員包扎、止血、急救,他們則一個一個地把傷員轉移到指定的安全地帶。孝義擔架隊的這種英勇上陣、不怕犧牲的精神,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又一次體現了孝義人民,在黨組織的領導下,英勇善戰、勇于犧牲。

就在當晚,還是孝義的擔架隊,從陣地的后方,把所有傷員轉運到距陣地西邊十余里路的一個村莊。之后,為了配合主力部隊消滅閻匪王牌軍親訓師,我團奉命向東追擊敵人,我們從當地出發,向潰逃之敵窮追猛打,經過一夜的行軍追擊戰,到達了介休與平遙交界的汾河西的汾河邊。這時天剛亮,親訓師已經被我主力部隊全部消滅。當時我們團的戰士也和友鄰部隊一樣,跳進汾河水中,打撈出了很多武器彈藥,繳獲的各種武器彈藥堆積如山,敵人的死尸遍地皆有,就連汾河水中也可看到很多敵人死尸。即使這樣緊張的行軍作戰,孝義的民工擔架隊,在部隊后邊緊跟不誤,部隊走到哪里,他們跟到哪里,有力地支援了前方部隊的作戰。

6月下旬,我們團又奉命攻打交城。這時孝義的民工擔架隊又跟在我們團后邊,扛著擔架,抬著云梯,跟隨部隊一直行進到距交城城墻下約有一里路的地方才停止。在拂曉前,我團向交城守敵發起攻擊,激戰到天快亮時,敵人棄城逃跑了。這時擔架隊的同志,又和我們在城里住了一兩天,打掃戰場。

7月份,為了穿插、迂回和包圍敵人,我們團不分晝夜地急行軍,曾往返渡汾河二、三次,這時孝義的民工擔架隊,也跟隨部隊一起行動,支援部隊作戰。最后部隊終于在祁縣、太谷之間的大常村一帶,配合主力部隊,包圍了趙承綬帶領的閻匪三十三軍和三十四軍。主力部隊經過十余天的激戰,全部殲滅了閻錫山的三十三軍和三十四軍,并活捉了趙承綬。

7月中下旬的一天,中陽、離石、永和、石樓、大寧、靈石和孝義等地的敵人合編成的閻軍九、十縱隊,從介休、平遙、祁縣的邊山一帶向太原逃竄。這時我團駐在清源,剛剛吃完午飯,就奉命到太谷南山的一個村莊阻擊敵人,部隊緊急集合,跑步出發,兩小時走了三十多里路,來到太谷南山的一個村莊和敵人接火。戰斗非常激烈,敵人用猛烈的炮火打得我們抬不起頭來,這時我們團政委張鳳飛親自在前沿陣地督戰,硬把敵人死死地阻擊在山下。到黃昏時,主力部隊從敵人背后包剿作戰,激戰幾小時,到晚上十二時前,全殲閻軍九、十縱隊。我團又返回清源進行休整。當時,雖然白家莊一帶炮聲隆隆還在激戰,但從晉中戰役來講基本結束。為了隨時準備接受新的戰斗任務,需要把所有的傷病員轉到后方醫院,孝義的擔架隊把所有的傷病員,連夜轉送到文水縣某地后方醫院。

無數事實證明,孝義的民工擔架隊,在整個晉中戰役中,都在前線支援部隊作戰,為晉中戰役的最后勝利,作出了重大貢獻。

晉中戰役后

1948年8月,晉中戰役基本結束后,部隊進行休整,我們在清源休整了一段時間后,9月底又轉移到榆次火車站附近駐防。這時我在團衛生隊任主治醫生。為了解放太原,部隊進行了緊張的準備工作后,l0月初,太原戰役將要開始。

七旅和三旅的部隊走在最前頭,孝義和兄弟縣的民工擔架隊、民兵,也跟在部隊后邊,浩浩蕩蕩的支前大隊和部隊一起向太原前線進發。部隊繞到壽陽縣的西邊大黑山腳下住了兩天,準備了足夠的糧草彈藥,部隊還進行了輕裝。笫三天黃昏時,七旅和三旅開始向太原陣地出發,我們團是開路先鋒,又走在七旅部隊的最前頭,爬上太原的東山,居高臨下,繞過敵人的無數碉堡,直插到距太原只有七、八里路的牛駝山廟碉陣地(據說三旅的部隊也直插到距太原市雙塔寺不遠的東山梅花碉陣地上),這時孝義的民工擔架隊也跟隨我們一起進入陣地。

在拂曉前,七旅廿一團開始向廟碉守敵發起攻擊,不到兩小時就連續炸毀了敵人的十幾個碉堡,控制了廟碉陣地,打得敵人暈頭轉向,到天亮前又有七旅的十九團和廿一團換防守陣地。到十點鐘左右,敵人在猛烈的炮火掩護下,開始向廟碉陣地反撲。在那炮火連天的戰火中,孝義的民工擔架隊始終在陣地后邊待命完成任務。七旅的十九團和駐在廟碉的閻軍開始了激烈的陣地爭奪戰,白天敵人把陣地奪過去,晚上我們又把陣地奪回來,這樣反復拉鋸式的激戰持續了兩三天。這時我們背后的敵人,看到他們的退路已被我們切斷,無奈之下才全部棄碉投降,后續主力部隊也接應上來。戰斗一直打到l2月下旬,期間我們團先后三次攻打廟碉之敵,后奉命攻打太原暫停,圍城部隊圍而不攻,開展政治攻勢。這時咱孝義的民工擔架隊才全部返回孝義。

福彩快3玩法中多少钱 今晚排列五开奖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爱彩乐走势图 六友论坛app 广西快3下载安装到手机 福彩快3正规平台 360上市 上海选四最新开奖号码 股票为什么会下跌 青海快三123位走势 股票投资原理